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今天是
欢迎光临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官网!来稿信箱:cartooncn@126.com
 
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
2012中国美协艺委会工作会议郑州召
“锦绣中原”中国画作品展
“翰墨新象”全国中国画作品展
2011年中国美术述评
2012年中国美协工作会议兰州召开
“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
第四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颁
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三届美术理论委
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、中国漫画家官网向全国漫画家和漫画爱好者问好!“子恺杯”第十二届中国漫画大展正在征稿中
 
水墨漫画
百年方成 漫画一生 2018-08-23
常铁钧漫画十二生肖 2018-01-23
第四届全国水墨漫画理论研讨会 2017-11-22
韩羽 姑妄信之 2017-11-20
2017全国水墨漫画作品邀请展 2017-07-25
第三届“格丽特”杯全国水墨漫画 2016-04-01
“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”全国水墨漫 2016-03-29
徐鹏飞 不要被大众审美绑架 2015-10-29
徐鹏飞 关于水墨画的技术问题 2015-10-29
禹天成的水墨肖画《托尔斯泰》 2014-11-02
湖北安陆水墨漫画亮相湖北美术馆 2014-06-09
 
网上展厅
  名家在线
主页 > 动态新闻 >

缅怀方成 | 听,他们这样怀念这位漫画界泰斗

时间:2018-08-23来源:未知作者:mingyi点击:

缅怀方成 | 听,他们这样怀念这位漫画界泰斗
 

读创/深圳商报记者 魏沛娜/文 韩墨/图


 

“方成,不知何许人也。原籍广东,但生在北京,说一口北京话。自谓姓方,但其父其子都是姓孙的。非学画者,而以画为业,乃中国艺术家协会会员,但宣读论文是在中国化学学会……”这是在《我画你写——文化人肖像集》里方成一段著名的自述。8月22日上午,著名漫画家、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名誉会长方成在北京逝世,享寿100周岁。他一生勤奋好学,著述和创作颇丰,为中国漫画事业的繁荣和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。昨日,李辉、郑化改、王建明三位学者、漫画家向读创记者分享了他们眼中的方成。
将漫画与新闻的作用体现得最好
方成,原名孙顺潮,广东中山人,1918年6月出生。早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,曾任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助理研究员,上海《观察》周刊漫画版主编及特约撰稿人,1949年任北京《新民晚报》(《北京日报》的前身)美术编辑,1951年到人民日报社任编辑、高级编辑, 1986年离休后任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会长。曾被聘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硕士生导师,武汉大学、郑州大学新闻系兼职教授,中国广播艺术团说唱团艺术顾问。
自20世纪30年代涉足漫画,40年代崛起,50年代起就誉满艺坛,方成的笔墨绵延半个多世纪。其漫画内容丰富多彩,内容涉及国际时事、社会生活、人情世态、经济活动、文化艺术诸多方面,其代表作《武大郎开店》《不要叫我“老爷”,叫“公仆”》等漫画脍炙人口,成为我国几代读者精神生活中的一部分。与此同时,方成对漫画理论也有着很深入的思考,他曾说道:“漫画是一种特殊的艺术语言。是语言,就要求言之有理;它是特殊的,在于有趣;它是艺术,艺术以美感打动人,就要求美。所谓言这有理,就是合乎情,顺乎理,或者说其中有符合情理的因素。就讽刺面而言,讽刺是一种评论方式,评论就须讲理,以理服人。有理,才能产生讽刺效果,使人信服。在艺术表现方法上,同样须合乎情理,这样才易于理解,进而令人信服。”
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、军旅漫画家郑化改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被方成的漫画所吸引。此后,郑化改在电视上和报纸上看到方成画的《武大郎开店》等几幅水墨漫画作品,感到他的一幅漫画向人们所表述的思想观点,足可以胜过一篇千字文。
需要一提的是,方成与本报渊源颇深,几次来深圳都住在深圳商报社迎宾楼酒店。供职于本报的漫画家王建明与方成私交甚笃。在他印象里,方成非常健谈,思维清晰,与人亲善,是极热爱生活的一个人。“方成画了一辈子漫画,而且大部分是为新闻搭配,他是将漫画与新闻的作用体现得最好的。”王建明说。
进行中国水墨漫画艺术探索
“幽默是滑稽的,是逗笑的语言说法。滑稽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看来、听来使人觉得可笑的一般现象。”“一般偶然发生的逗乐叫‘滑稽’;凭头脑别出心裁想出来逗乐的叫‘幽默’。”值得关注的是,“幽默”是方成漫画的独特符号。他不仅把“幽默”融在画中,也把对“幽默”的理解写在文中。其理论著作有《报刊漫画》《幽默讽刺漫画》《笑的艺术》《滑稽与幽默》《漫画艺术欣赏》《方成谈幽默》《幽默的笑》《漫画的幽默》和杂文集《挤出来》、《高价营养》《方成漫笔》《画外余音》《画外文谈》《岸边絮语》《画里话》等。
对此,郑化改向本报记者介绍,方成的漫画大都具有幽默感,因而他的漫画受众面很宽广。方成很注重幽默学的研究。他除了漫画创作外,还喜爱听相声写相声,研究相声和幽默的艺术。上世纪50年代,他常被聘为相声艺术比赛的评委。这期间他就与脾气相投的相声大师侯宝林有了密切的交往。他与侯宝林在一起喝酒聊天,共同研究幽默艺术,还同台演出过相声段子《没有开完的会》。久而久之,他们俩在接人待物、言谈举止方面甚为相同,就连说话的语音、语调和语速,都极为相似。“方成和侯宝林,一个是漫画大家,一个是相声大师,对艺术的共同追求使两位大师结下了深厚的友谊,并对各自的创作相互产生着激励和影响。”
此外,以水墨的形式画漫画,是方成晚年的独创。郑化改告诉记者,从方成50岁以后的作品中读者可以看到:其画法与他在青年时期所使用钢笔线描的风格大不一样。他用的是中国写意人物画的画法:饱含浓淡之墨的笔锋,纵情挥洒,使其画面具有明暗起伏的变化。
据方成自述,文革结束后的一两年里,他仍用钢笔画漫画。1979年左右,一位日本人来访,送给他一件绘画作品。他想,也应当送人家一件作品,送讽刺漫画不合适,怎么办?于是他用绘制传统国画的笔墨,绘制民间传说中的“铁拐李”,画了100多张后,终于画出一张比较满意的作品,标题定为《神仙也有残缺》送给了这位日本客人。从此他就开始画水墨漫画了,这在当时的中国漫画界还属“凤毛麟角”。王建明认为:“他的水墨漫画也是中国漫画界的创举,画得非常成功。”
之后,方成和另外几位漫画家,如华君武、詹同、王复羊、何韦等人开始了“水墨漫画”的研究。“方成是在中国水墨漫画艺术探索方面属于‘领军人物’之一。他的漫画是地地道道的‘中国水墨漫画’,中国漫画界很多后来者都以他的漫画作为蓝本进行临摹和效仿。可以说:方成的水墨漫画最具代表性。”郑化改说。
给中国漫画界留下珍贵精神遗产
今年6月10日,方成迎来百年诞辰。然而,这位中国漫画界的泰斗如今还是走了。文化学者李辉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直与方成是邻居。去年10月,李辉还与郑化改一起受邀参加福田区图书馆大家讲坛“穿越世纪的目光”该年度的第四期,一起对谈方成其人其作。
闻悉方成逝世的哀讯,李辉感到哀伤,但老人以百岁高龄去世,也可看作“喜丧”。“过了百岁,也是高寿。先生走好!他的那些精彩漫画,永远是针砭时弊的精品!”李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:“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方成先生漫画创作的高峰期,画了很多精品,他的作品中充满幽默与讽刺,对现实观察敏锐。我们要更好地继续看他的漫画精品,学习他的创作精神,这是对他最好的缅怀。”
同样,在郑化改眼中,方成无论是在漫画理论方面,还是在水墨漫画实践方面都给中国漫画界留下了珍贵的精神遗产。“他的逝世,是中国美术界很大的损失。”

 


留言/评论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